·共工健康

感觉有病,检查没病,其实是这个病

共工日报社-共工网 2020-09-24 20:47:17
设置

  九月的第一天,像往常一样,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心理医院门诊外排满了前来就医的患者。这天,是心理医院一病区主任徐祥荣坐诊,当天的一位患者给徐主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患者心心(化名)是一位刚步入大学的新生,两年前在一次拔牙后就开始了漫漫求医路。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心心两年前因智齿的缘故到一家口腔医院拔牙。起初心心感觉拔完牙后经常牙酸,一侧的脸有点肿,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按常理早就应该恢复了,可是患者仍然感觉不适,并且觉得感觉不到大牙的存在。

  经口腔医院反复检查已经没问题了,可是患者不相信,仍然感觉不到大牙,甚至感觉不到脸的存在,为此痛苦不安。患者也能认识到其实牙齿跟脸都是客观存在的,但自己就是感觉不到,这种状态让患者情绪变得越来越糟糕,心情不好,每天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尝试感知自己的牙齿,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变得很烦躁。因此反复到多家医院就诊,先后做了相关的很多检查,身体方面没有发现明显的器质性问题,但情绪问题逐渐突出,在外院多次诊断为“抑郁”“焦虑”“强迫”等等,也服用了多种药物治疗,但是疗效一直不好。

  后来经多方打听之后,到郑州市九院心理医院找到徐祥荣主任就诊。入院以后,心理医院很快为患者安排了专家会诊,由心理医院常国胜院长主持,心理医院李丽副院长以及各病区主任、医务人员参加,由郑州大学心理系耿耀国教授对患者进行全面的精神检查,经专家会诊后综合考虑患者目前为“躯体忧虑障碍”。

  躯体忧虑障碍是以持续存在躯体症状为特征的精神障碍,这些躯体症状给患者造成了痛苦,使患者过度关注,产生反复就医行为,并引起个人、家庭、社交、教育、职业及其他重要领域的功能损害,经多方检查,不能肯定这些主诉的器质性基础,或者患者对疾病的关注程度明显超过躯体疾病本身的性质及进展的程度,患者的过度关注不能被适宜的医学检查,以及来自医学方面的解释所缓解。这类患者一般在临床上有一些共同的特点:

  所述症状复杂、多样,但未能找到明确的器质性依据。

  反复检查和治疗、疗效不好,医患关系不佳。

  获得的诊断名称含糊、多样,强化患者的疾病感。

  患者病前常有应激相关问题,病后的应激又加重了疾病感,临床表现会涉及到呼吸循环系统、消化系统、肌肉骨骼系统等多个系统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症状。

  躯体忧虑障碍一般需要采取综合性的治疗,包括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及物理治疗等,但这类患者最初多就诊于综合医院,容易造成病程迁延,如能早期诊断,规范治疗,可大大改善预后。

  郑州市九院心理医院的案例各不相同,针对每个较复杂的个案,心理医院均会开展专业的案例研讨会进行访谈、会诊,从生物-社会-心理-伦理几方面进行探讨分析,然后根据诊断制定合理的方案。

  针对心心的个案,经专业心理访谈及会诊,诊断明确后,也及时为患者量身制定了系统的治疗方案,经过三周规范的药物调整,患者情绪已明显改善,对牙齿的感知也在逐渐恢复,看着孩子越来越好,家人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左文博 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