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就业

7岁时称高考要考720分今年兑现,北大学霸:未料戏言成真

澎湃新闻 2020-09-17 17:16:27
设置

 唐楚钥 受访者供图“那时我还很小,对高考没概念,其实只是一句童年时的戏言。”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谈及自己7岁时说以后高考“最高可能会考720分”一事时,唐楚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自己没想过童年戏言会成真。湖北女孩唐楚钥今年高考总分725分,其中语文146分、数学149分、外语143分、理科综合287分,是今年湖北高考理科第一名,目前已就读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

早在今年7月8日,唐楚钥的妈妈在朋友圈分享了其2009年7月8日写的一则私密日志的截图,称要“待7月23日见证结果”。

在这则标题为《女儿的豪言壮语——十一年后的梦想》的日志中,唐楚钥的妈妈写道:“2009年7月4日,我带着瑶瑶、壮飞和甜甜一起到武汉大学游玩。三个小家伙兴致很高,在大门口及校园内留了影。期间,我鼓励壮飞好好学习,三年后再来武汉大学报到。甜甜就问起了多少分才能考取武汉大学,我说了至少要600分,小家伙还继续追问了高考满分是多少,有没有人考满分等问题。得知总分是750分,小家伙开始豪言壮语了:‘我以后最高分可能会考720分,最低600分,不,最低590分,不会低于这个分数了。’呵呵,妈妈期待11年后的甜甜如愿以偿。作此记录为见证,十一年后见分晓!希望梦想成真!”

上文中的“甜甜”就是唐楚钥。

今年7月23日湖北省高考成绩公布,唐楚钥兑现了儿时的豪言壮语,高考成绩比720分还多了5分。当天凌晨4点多,她得知自己的成绩后,发了个朋友圈,贴出自己的高考成绩单和妈妈的日志截图,并感言“我妈找出来11年前7月8号的日志,莫名有点感动。”

不过,面对如此亮眼的成绩,唐楚钥没有显露出一丝丝骄傲。纤瘦高挑的她很谦虚,说北大厉害的人很多,并表示,“不希望受到太多关注,希望正正常常进入北大学习,太过高调的话,怕自己会‘德不配位’。”

聊到大学生活,唐楚钥说,此前听说,有的人会在元培学院迷失掉自己,她希望自己在元培学院学习期间能够保持主动性,主动去获取资源,主动去学习,主动去跟老师沟通。

平时成绩年级前十名,语文此前没考过146这样的高分

澎湃新闻: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的高考成绩和名次的?

唐楚钥:我知道7月23日会公布高考成绩,但我从22日晚一直等到23日凌晨1点多,成绩都还没公布,就睡了。

凌晨4点多钟醒来,我妈给我看了我的成绩。她当时在我身边等着查了成绩,但是没有叫醒我。

我还记得,我醒来时还看了下QQ信息,发现我的化学老师一两点钟时给我发了语音,问我:“你睡了吗?你竟然还能睡得着觉?”然后我回复说:“不好意思老师,我正在睡觉。”那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成绩和名次了。

澎湃新闻:你平时是不是也常考第一?有没有考过725这样的高分?

唐楚钥:不算多,高三大概有过五六次比较重要的考试,我应该是有两三次考的第一。我高中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高三成绩比高一高二要好,正常情况下成绩在年级前十名、班上前三名或前五名。

平时考试中,比较难考到700分以上。高考前,我还跟我妈预测了我们班哪些人可能会考得很好,但我没想到自己会考这么好。

澎湃新闻:你得知自己的高考成绩时是什么心情?

唐楚钥:看到语文分数时我有点被惊到了,别的科目都还好,英语分数有点低。

澎湃新闻:你的语文和英语平时通常能考多少分?

唐楚钥:平时,英语考试成绩一般在145分往上;语文的话在120-130分之间,一般不超过130分。

我觉得是我运气太好了,语文平时真没有考过这么高的分。

澎湃新闻:你认为你的语文是什么地方扣掉了4分?

唐楚钥:可能是在一个选择题和一个翻译题上。我觉得古文翻译题肯定没有翻译得那么准确。

澎湃新闻:听说你中考的成绩是武汉市武昌区第一名?

唐楚钥:是的。可能是我每次大考的运气比较好。

初二时自我意识到,学习是需要自己去努力的一件事

澎湃新闻:你是不是从小就习惯了当学霸?

唐楚钥:不会,因为到北大可能就变成学渣了。

澎湃新闻:之前你的老师评价,你很自律,每一科成绩都特别平衡、特别好,你的学习习惯是自己养成的,还是受家庭、学习影响培养出来的?

唐楚钥:我觉得学习习惯更多是自己养成的。很小的时候,自己没有努力学习的意识,父母会督促一下。但大概是上了初二以后,我意识到学习是需要我自己去努力的一件事。当时我开始做一些学习上的整理、总结工作。

澎湃新闻:当时有什么具体的事触动了你,让你觉得学习是自己的事吗?

唐楚钥:好像也没有。就是初中时我开始觉得,如果我想在中考时取得好成绩,那就应该在日常多做一些归纳整理、总结的工作。

澎湃新闻:你是怎样做到一直很自律的?听说疫情期间你在家也非常自律?

唐楚钥:高中时,我觉得我在家不太自律,所以在学校就会自律一点,以此找到一种平衡。

疫情期间有过成绩和情绪的波动,在运动和沟通中得到疏解

澎湃新闻:疫情对你高三复习有没有影响?

唐楚钥:疫情期间,我的心态上有点波动,不是很稳定。

我们居家学习的时间表是老师安排好的,从几点起床、什么时候打卡,到每天上什么课,晚上怎么样安排,都已经被规划好了。但我自己知道,有段时间我没办法像在学校一样充分投入学习,有时只是在刷题混时间。自己觉得自己是在假努力,但又控制不了自己;而别人可能还觉得,这个小女生每天把时间把握得很好,所以当时我心里很难受。

那段时间,我考试成绩持续不理想,心里有点慌,会在心里问自己:很快要高考了,怎么这样呢?怎么办?怎么办?

澎湃新闻:你后来是怎么调整自己的心态的?

唐楚钥: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是考试考得不好,然后我自己在家做运动,大概运动了40分钟后,感觉心情变好一些了。

还有些时候,我会选择在小区里走走或者跟我爸妈聊天,从他们那里寻求抚慰。

等到疫情好转、回到学校之后,我就又很快乐了。

澎湃新闻:除了运动,你还有哪些爱好或者放松方式?

唐楚钥:唱歌、弹琴,偶尔写一下毛笔字,或者看书。我没有接受过特别专业的训练,但是做这些事让我得到放松。

澎湃新闻:你和父母是一种怎样的相处状态?你在成长过程中受父母影响大吗?

唐楚钥:我感到很受伤的时候会去向父母寻求抚慰。

相对而言,我妈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她心态比较好,也很热心,会跟我的老师保持沟通。在学习上,有时我想做某份试卷,她也会尽力去帮我找来。

我妈一直希望我心态能变得跟她一样好。我目前还没有完全学到她的好心态,但已经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很受益。

大学期间希望能在学习、生活中保持主动性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选择北大元培学院?

唐楚钥:我以前旅游时来过北大,高中还参加过北大的全国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等活动,一直跟北大的老师有联系、交流。因此,懵懂中觉得自己跟北大比较有缘。加上在专业选择上我还没有想得特别清楚,我的一些学长学姐向我推荐元培学院,所以最后选择了这里。

澎湃新闻:大学之前你有离开父母生活过吗?你感觉自己能比较快适应大学生活吗?

唐楚钥:我初、高中住过近6年的学校宿舍。因为我家离学校的距离不近又不远,在校外租房有点不划算,每天回家又感觉有点浪费时间,同时我自己觉得在学校学习效率会更高,就选择住校了。

疫情结束返校后,没有人住学校了,我就也只能每天放学往家里跑了。我感觉我能在不同的环境中发现好的地方,然后去适应环境。

报到前,我爸妈送我一起来的北京,但9月1日报到当天早上,我没让他们进校,因为我觉得自己能独立完成报到,收拾好宿舍。

但下午他们还是来了一趟学校。一方面他们还是有点怕我收拾不好,另一方面,他们想在回武汉前再来看看我。

澎湃新闻:对于大学生活,你有什么计划?

唐楚钥:有一个大体的方向吧。元培学院学生可在学校教学资源允许的条件下,自由选择全校各个专业的任意课程,但也有人说,有些人可能会在元培学院迷失自己。我想自己还是要保持一种主动性,主动去获取资源,主动去学习,主动去跟老师沟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